珍寶在何處,心就在何方

Wordpress啟用中:)

[食記∣新北] [生日聚餐] 【原燒】中秋節有推出新口味的餐點

九月 22nd, 2012

 

我是個三心二意的豬頭。

凱平在MSN上問我想吃什麼,我跟他說我想吃燒肉;巍霈在FB上問我想吃什麼,我跟他說我想吃火鍋。

結果兩個人都在同一天分別訂了原燒跟馬辣,我就開始猶豫要吃原燒好?還是吃馬辣好?

我很久沒吃馬辣了,還滿想吃的;不過又有感年紀大了,不適合吃吃到飽的,再加上熱門用餐時段,馬辣取餐還要排隊,這點讓人有點感冒…

把我的煩惱PO上FB後,原燒高票當選,所以我們的秋分聚餐就決定在原燒。(寶貝安慰我說「那我們隔天再去吃剩下那一間啊!」)

 

但人算不如天算,沒想到公司福委會期末聚餐地點也選在原燒。

原本要選星期五中午吃,我說「我星期六就要吃原燒了,所以我pass」,副主委就很體貼地把時間改成星期四,讓我不至於連吃兩天。

於是,我星期四吃過一次,星期六又再來吃一次了。

 

[食記∣台北] 假日要排隊等好久,【幸子日式豬排 (阪急店)】

三月 1st, 2012

 

週日下午跟巍霈在信義區逛了誠品、太平洋SOGO以及新開的ATT 4 Fun。
傍晚時分,該是解決晚餐的時間了。巍霈問我有沒有什麼想吃的,我想起了一間聽說還不錯的日式炸豬排店,自己本身也沒吃過,於是跟巍霈說想去試試看,巍霈說OK,於是我們便來到位於統一阪急百貨B2的『幸子日式豬排』。

 

[食記∣台北] 平價美味的排骨麵,西門町萬年B1【店小二】

十二月 23rd, 2011

 

我隱約記得,西門町有一間小吃店的排骨麵很好吃。高中時期,在同學的帶領下,我有來吃過一次;然後就是剛上班不久,跟巍霈在西門町逛街的時候吃了第二次。

前兩個月,我為了想吃這排骨麵,特地跟Baker到西門町來,結果記錯了,不小心跑到高價的金★排骨去,吃完好失望…一直跟Baker說「排骨很好吃吧!」、「奇怪…我記得湯頭很好喝啊!」、「它之前湯明明很有味道的呀…」

雖然金★排骨很有名,但另外一間的排骨麵才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名啊!

後來得知正確的位置跟店名之後,又跟Baker到西門町吃了一次,記憶中的美味這才又回到舌頭上。

 

[食記∣永和] 公園旁的小店【HANA壽司】

十一月 24th, 2011

 

凱平前兩個禮拜就說有一間日式料理看起來不錯,約我去吃,我跟他說我要拔智齒,得一陣子。

兩個禮拜後的今天,智齒拔掉了,傷口也痊癒了,唯一的缺點是菜渣會卡在傷口的洞裡,不過只要漱個口就沒事了,可以正常吃飯。

凱平看中的這家店是位於永和四號公園旁的『HANA壽司』。

 

[食記] 【田季發爺 (西門店)】一成服務費不給你給誰

八月 9th, 2011

 

巍霈約我8月6日去做室內日曬;中餐我們在西門町的『田季發爺燒肉』享用。

訂位的時間是中午12點整,因為田季發爺太熱門了,巍霈想訂晚點的時間都訂不太到。

西門町的田季發爺位於漢中街上,在星巴克西門店斜對面、絕色影城的右邊;二樓是爭鮮迴轉壽司。我們12點進去,只剩少數幾個位子還是空著的,生意之好可見一斑。

田季發爺的用餐方式是吃到飽的,菜單分為399+10%跟499+10%。差別在於499+10%的餐點多出25道菜可以選,但這25道菜,有一半左右,都是限制只能點一次的…最後我們選擇的是399+10%。

 

當我還是菜鳥的時候之七:兩個人的位子

九月 19th, 2010

記得,那應該是是50梯放結訓假時的事了。

 

在自強台的我,跟著學長們一起準備帶領各中隊的役男們前往搭車的地點。

在等待的時候,聽學長跟另一個學長說,我最要好的死黨可能要調去班本部的消息,我的心頓時七上八下、忐忑不安,根本沒心情管身後的役男。

 

役男們送走後,整個諾大的十中隊,只剩我們幹部們留守。下午四點時分的陽光,把隊上映照得既孤單又寂寞。

我走進辦公室,想看看學長們還有沒有什麼事情要交代,卻從他的直屬學長晨瑋學長口中,又再一次聽到他要調去班本部的消息;晨瑋學長是負責人事業務的,他應該最清楚人事動態。所以,連我僅存的一絲希望也被抹滅了。

 

有些事,三年前來不及跟你說…

六月 27th, 2010

上禮拜,我在奇摩拍賣上挑了一款我滿喜歡的星巴克隨行杯款式,想買來送凱平。問了Jennifer、Ashely,他們都覺得那款式太粉了,不適合男生用。然後我問我的好友巍霈,巍霈也覺得有點不合適。

所以我就開始煩惱,凱平的生日禮物要送什麼好?

 

然後我在網路上亂逛,看到一件UNIQLO的四角褲,突然就靈光一閃。

『四角褲…好像也不錯喔?!』

跟巍霈討論之後,巍霈也覺得不錯,還建議我買CK牌的。

CK牌的內褲在網路上有很多,但我不想買到冒牌的,也等不了網拍宅配運送的時間;巍霈跟我說西門町誠品有CK專櫃。

於是我在星期六早上去雙和醫院做完腦波掃瞄後,自己再騎車去誠品買內褲。

沒想到西門誠品早上11點半才開門營業(10點10分腦波掃瞄、10點40分結束、11點15分抵達誠品),我就在西門町漫無目的的閒逛了15分鐘,之後才進到誠品。

 

我最愛的霈霈,生日快樂

七月 11th, 2008

2006年的12月21日,是我踏入幹訓中隊服役的第一天。

 

在幹訓隊受訓的時候分為兩個階段,也就是一般中隊都會有的「新訓」及「專訓」。

只是,「專訓」在幹訓隊叫做「幹訓」。而「新訓」就跟一般中隊一樣,32天。

 

跟一般中隊一樣,照身高高矮分隊編成。我被分到66號,而我們那一期(47-2梯)總共收訓人數只有67人,分成六個分隊。

我是六分隊,學號是6-066。

 

幹訓隊的生活總是比一般中隊緊湊。唯一的休閒時間只有晚上吃完晚飯後,六點半到七點這段時間。

我們通常都是用這段時間,拿著板凳,坐在自己床位前面跟自己同分隊的同學哈啦。

當然不光只是用嘴巴哈啦而已,手上做的是擦皮鞋,因為明天的基教可能要檢查皮鞋;又或者是整理內務,說不定分隊長閒著沒事來做個“夜間內務”評分之類的。(龍進分隊長就曾經這樣做過~)

沒有閒聊的時候,都是在背準則 —— 立正、稍息、舉手敬禮、停止間轉法。

 

我們14期只有67人,兩間大寢,一寢跟二寢,下鋪的床位分給我們這67隻役男睡還綽綽有餘。

而我們六分隊是最後一分隊,全部都睡在二寢後門那一區,所以二寢一邊是四五分隊,另一邊則是我們六分隊的地盤。

 

有時候,我們在擦皮鞋擦到一半的時候,除了分隊長之外,偶爾會有一個龐大的身影經過我們這兒。

那個身影的主人就是巍霈。(不要怪我ㄟ,誰叫我是排尾…任何人對我來說都很高大滴~)

 

 

他走到我們六分隊的地盤來找建民,他們是研究所同學。然後也不跟我們打招呼,借完東西或拿完東西之後就走回他五分隊那邊去。

 

『真是沒禮貌的混球』我心想。

 

幹訓隊不像一般中隊;雖然受訓時間是一般中隊的2.5倍,但很少有機會跟其他分隊、其他寢室的同學交流。

我們六分隊雖然跟四、五分隊同在二大寢;事實上從新訓到幹訓結訓,跟其他分隊分隊員講過的話恐怕都不超過10句。

頂多就是「哦,我知道他!他也是我們隊上的」這樣罷了。

加上巍霈每次走到我們六分隊的地盤也只是找建民借東西,所以我跟他在新訓幾乎沒有講過任何一句話。

 

������

〔結訓餐會新訓六分隊合影〕

明明是六分隊合照,卻跑來不相干的閒雜角色=    ="

這是結訓後,放九天的結訓假前,我們在台中德安百貨上閤屋聚餐。

 

 

新訓結束,幹訓階段開始,重新分隊編成。因為有些同學很幸運的逃離地獄,成為勤務役男。而我是剩下那不幸的57員當中的一員。

這次我被分到四分隊,雖然後面還五六分隊,不過我的身高還是只能讓我當四分隊排尾…

巍霈跟我同一分隊,我是4-039,他是4-035。我們排頭是4-033,排尾是4-040。

 

同一分隊之後就漸漸熟稔了。

 

我比較喜歡新訓時的六分隊同學,不過我喜歡也我們四分隊的同學。

我會像小孩子一樣叫排頭正維幫我丟垃圾,他總是擺出一副“真是拿你沒辦法”的嘴臉,然後默默地接下我的垃圾。

有時候在教室上室內課的時候,我會叫巍霈幫我把水杯拿到教室去放,我去上個廁所之類的。

他偶爾也會叫我幫他拿去放,不過我都會追加「你要幹嘛?!」這句話。

 

幹訓隊結訓後我跟巍霈還有一寢的彭建忠一起被分到十中隊。

我跟巍霈本來就是同一分隊的,加上我們兩個又同住台北,又臭味相投,所以自然比較常走在一起。

 

我還記得我們剛下中隊的第一天,早上八點半被軍職區隊長立本叔從自強台領回來,接見副中。

中午的時候,役男午休,跟學長們還不熟,大概在辦公室或寢室裡。

不敢問學長幾點起床,不敢午休,更不敢隨便進出辦公室、文康室。就跟巍霈兩人,走到東側三樓半的樓梯口坐著,等待午休結束。

後來幾個禮拜,我們午休都會一起待在東側三樓半的樓梯上。

 

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踏入大八,是在50梯梯間,那是我們從幹訓隊受訓、成為分隊長後,第一次進入大八。那時我們已經下中隊一個半月。

 

受訓的役男苦,菜鳥分隊長也很苦。

所幸我身邊始終有他陪伴著。他是我心靈的依靠,也是我在隊上唯一的知己,唯一可以暢所欲言的對象。

學長對我再怎麼好,始終是學長,他們有屬於他們12期、13期的Team。

而我們14期是當時人數最少的,只有三個人。不過對我來說,只要有巍霈,一個就足夠了。

 

�����

 

總是習慣跟他一起洗澡、一起到頂樓偷閒、一起互道晚安、一起看著役男,一起做任何事情。

我們常黏在一起。

我總是很隨性地叫他「霈公」、「霈霈」。不管是在學長前面還是在役男面前。感情好到連樓下九隊的學長都時有所聞。

 

他是一個很體貼的人,對於我的無理取鬧總是笑笑帶過。

我總是喜歡跋扈地問「你在幹嘛?!」、「你要幹嘛?!」;就算他是要去上廁所,或回到寢室,我都會這麼問他。他也習慣我這麼問他。

 

有一次我們放假一起去西門町逛街,我們倆並肩走著,就突然聽到後面傳來『你要幹嘛?!』的聲音,他就下意識的回頭,以為是我在問他。

然後我們相視大笑。

這,是屬於我們之間的幽默。

 

明知道我不抽煙,還是會叫我陪他去西廁或頂樓待一會兒。

役男在集合的時候,我們有時候會偷偷摸到部隊後面湊在一起。

站夜哨值勤時,我們偶爾會跑去陪對方一會兒。

這,是屬於我們之間的羈絆。

 

我們在MSN上,晚上聊天聊到要結束睡覺的時候,

他打“({)”,我就會接著打“(})”。

這,是屬於我們之間的默契。

 

總是一起經歷每一件事,平凡到我們都認為是理所當然。然而,現在我卻想不起箇中的細節。

對於當時的我來說,他的存在是那麼理所當然,卻又像空氣一樣不可或缺。

 

直到54梯梯間,他要調去16中隊。

我才發現,曾經我以為理所當然的存在,原來一直都是這麼珍貴。

 

走了。

然後,就走了。

 

已經快55梯,快結束了,你才調走。

雖然我的心情沒有51梯那時那麼激動,但至今我仍然深感遺憾及不捨。

 

我要謝謝你。

謝謝你在幹訓隊的時候跟我同一分隊。

每次都幫我把我的水杯整齊地放在我的桌上;而我,也沒有淘氣地把你的水杯放在講台上。

 

謝謝你陪伴我一起來到十中隊。

即使壓力再大的菜鳥生涯,只要能看到你的大臉,就會讓我充滿活力。

 

謝謝你代替我調去16中。

我非常怕那種東西,你是知道的;你總是那麼體貼。

 

謝謝你幫我照顧我的值星帶。

我前後才背了它16天,你就背了它21天。連調到16中都不忘帶它一起走,再背一遭。

 

謝謝你在最後一晚回來陪我一起睡覺。

我總是希望我們老了能一起睡在排寢;在成功嶺的最後一晚,我帶著心滿意足的微笑閉上眼,因為身旁躺著你跟英彰。

 

謝謝你陪我走過替代役生涯的大半輩子。

沒有你,我不會感到這麼充實、滿足、快樂、幸福。

即使我們不能一起走到最後,帶著曾經與你相處的每一段回憶結束,都讓我感到無比的幸福。

 

今天是你的生日。

身為知己,早就熟知你重色輕友的個性,你去年生日也是這樣的。

所以今天你想必也約了哪個不知名的美眉出去共度吧?

我們平常已經說過太多太多的話了,今天,就容許我用最簡單的一句話祝福你吧:

 

�������
我最愛的霈霈,生日快樂!
來當替代役,也許就是為了與你相遇。
�������

 

這是我學弟晴耀在我退伍前送我的禮物。我超喜歡的,小叮噹的桌曆。

我搬到二排寢後,我把晴耀送我的桌曆放在桌上。

有一次巍霈來我寢室的時候,看到這個桌曆就說:「哦?這是你買的喔?」

「是我親愛的晴耀送的」我說。

就在我講話的同時,他自顧自的把筆拿出來,翻到七月那一頁,註明他的生日。

當我還是菜鳥的時候之二:要上廁所的…

二月 28th, 2008

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那是巍霈最經典的傑作。

應該是51梯的時候吧…

 

有一天,役男們在樓下隊集合場上緊急救護室外課程。

上到一半,下課休息十分鐘。

當時我跟巍霈還有一兩個13期的學長在底下跟課。巍霈一見到役男下課休息了,就趕緊站起來,走向前。

我看巍霈站起來,以為他很自動自發地想帶這群瘋猴子們去上廁所,於是我也跟在他後面,想做做樣子;其實我根本懶得帶他們上樓打水上廁所呀。

 

我站在巍霈身後,只聽見巍霈面向隊集合場上休息的役男們宣布:

要上廁所的…到 立文分隊長 面前集合!排成兩路!排成兩路!排成兩路!排成兩路!(還很貼心的幫我叫役男排兩路..)

 

於是役男們就興沖沖地跑到我面前,好像我要帶他們去遊樂園玩似的。(分隊長帶你們回隊上尿尿而已,有需要這麼歡樂嗎…囧)

 

靠!實在太機車了!當時我什麼話都說不出口,一反駁就大扣我們分隊長的威嚴了,所以只好悶悶地帶著猴子們上樓尿尿…

 

下樓後,

文:太機車囉,霈公,屌喔!很好笑喔!

霈:呵呵呵呵!(一直在那邊笑…)

文:你幹嘛不自己帶啊?就北七A!

霈:沒啊,我看你在後面閒晃,想說你想帶上廁所啊!

文:‧‧‧‧‧(我輸了…我無話可說…我自己也覺得這招很屌…)

 

這個死混蛋,我就是不想帶役男上樓上廁所,所以才躲在他後面閒晃,假裝有在做事。

沒想到這一招借刀殺人、借花獻佛、借人帶廁所,實在太屌了…

 

眼睛一大一小吼?

被我揍的!拎北在忙著發役男社會役服裝的時候,

他竟然在那邊拿起我的手機在搞自拍…還說拍得很滿意…

在成功嶺上的最後一晚

二月 20th, 2008

這是1月18日晚上9點45分寫的^^"…實在是拖太久了…

1月17日,天氣寒冷。

今天晚上是我在成功嶺裡度過的最後一個晚上了,明天領到退伍令之後,我想應該就不太可能再回到成功嶺了。

 

今晚的天氣很寒冷,不同的是,我的寢室裡卻很溫暖。

晚上十點二十分左右就開完課前了。(副中開課前的好處就是迅速,今晚彭區也沒多囉唆什麼)

不一會兒,承賦哥就上樓來找我們聊天了。

大概十點四十分左右,霈霈也來了。就在我傳簡訊『過來!』給他的時候,轉眼間,他的影子就出現在我寢室房門外了。

大約十一點左右,英彰洗完澡也上來了。

 

我的寢室裡,有兩個我最喜歡的朋友,英彰跟巍霈。還有三個跟我很要好的學弟,奕傑、宣慶、承賦。(旭成、子偉放假,晴曜跑去瞎忙)

在成功嶺的最後一個晚上,我一點都不孤單,我的身旁還有這麼多人。

 

珍寶在何處,心就在何方

Wordpress啟用中:)